为您找到与数据开放标签相关结果 91

理论基础

“最多跑一次”改革中数据壁垒破解策略研究

业务系统缺乏协同、信息安全存在风险、开放平台无法融合等数据壁垒问题严重制约了“最多跑一次”的深入推进,从标准规范、部门利益、体制机制等层面深入分析了其内在生成机理,探讨了国外发达国家的主要经验,提出了统一数据技术服务标准、完善数据共享顶层设计、优化数据开放平台功能、健全信息安全防范体制、建立数据问责评估体系等对策,让“最多跑一次”改革取得实质性效果。

理论基础

试论数据开放环境下的政府数据治理:概念框架与主要问题

厘清数据开放环境下政府数据治理的概念体系与内涵有助于把握当前政府数据开发利用的发展趋势与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信息管理与数据治理概念演进轨迹追踪与内容比较,旨在明晰数据治理的概念框架,重在从作用对象、技术辐射与业务活动、参与主体、风险应对以及组织文化等角度全面阐述政府数据治理的内涵。

理论基础

美国开放政府数据范围研究

本文通过对美国联邦政府及州政府开放政府数据范围分析发现,美国开放政府数据核心的价值观就是实现并创造公共价值,并以此为基础对开放政府数据范围做了规定,明确了“数据”概念的要素组成,清晰地对例外情形进行了列举设定。

韩国政府开放金融数据 将创建“金融数据交易平台”

3月19日,韩国政府宣布,它将允许中小型金融公司使用公共金融机构的数据,并将创建一个金融数据交易平台。

观点

张近东:建议共建共享数字中国开放平台

随着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向各个产业的渗透和融合,数据是网络链接的介质,数据是人工智能学习的饲料,是一种越使用越增值的社会财富。

理论基础

让政务数据资源开放共享惠及于民

当前,大数据已经“润物细无声”地渗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几乎每个人都成为行走的“数据源”。在建设“数字中国”的战略背景下,2018年,民建中央向全国两会提交的38份提案之一就是推进政务数据资源的开放共享。

理论基础

以Data.gov出发,剖析美国政府开放数据策略

以Data.gov网站的板块设置为依据,从“数据提供”“数据检索”“数据利用”以及“与用户的交流与互动”4个层面对该网站面向用户提供的服务进行了详细介绍与分析。对我国的启示有:建设一站式的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基于用户需求逐步开放政府数据;以用户为中心,提升用户体验;鼓励用户参与,发挥数据价值;将数据开放纳入政府工作绩效评估体系。

理论基础

大数据时代广州市政府数据开放策略研究

本文在深入研究广州市政府数据开放发展现状的基础上, 分析政府数据开放对广州发展的意义, 并提出了若干意见。

理论基础

基于国际评估体系的政府数据开放指标特征与模式分析

文章从开放政府数据评估体系的重点及发展趋向入手, 选取当前国际影响力较大的开放政府数据评估项目的指标, 依据量化的评估结果, 分析了开放政府数据评估体系的指标特征及各国表现, 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解析了开放政府数据发展的不同模式, 并对我国政府数据开放的模式选择提出了建议。  1 引言  

理论基础

我国政府数据开放管理若干基本问题研究

数据开放已经成为政务公开的一项制度安排内容。根据相关要求, 我国将构建统一高效、互联互通、安全可靠的国家数据资源体系, 推动公共数据资源向社会开放, 建设全国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中心, 推进技术融合、业务融合和数据融合;

理论基础

开放政府数据的溯源元数据研究及应用

到2017年1月,开放政府合作组织(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OGP)的成员国已从2011年成立之初的8个发展到75个。

他山之石

丹麦政府数据开放的政策法规保障及对我国的启示

丹麦政府数据开放水平居世界前列, 对丹麦政府数据开放共享的政策、法规建设情况进行调查研究, 有利于我国政府数据开放工作的推进。

理论基础

政府数据开放与应急管理研究

大数据的运用给我国应急管理带来新的发展契机,如何有效利用政府数据的开放和共享实现应急管理方式的变革,是当前我国政府信息公开和应急管理领域面临的重要课题。

他山之石

欧洲开放政府数据合作模式与实现——跨地区共建共享典范

文章首先对国内外研究欧洲开放政府数据的文献进行了回顾, 从政策、资金、培训、评估4个方面总结了欧洲开放政府数据的合作模式, 重点分析了数据共建共享的实现途径——欧洲数据门户的数据源整合、数据发布、数据利用和许可协议, 最后提出数据开放和隐私保护并重、专项资金、专门复合人才培养以及完善的数据管理和平台评估等有益经验。

他山之石

加拿大政府数据开放政策法规保障及对中国的启示

加拿大作为政府开放运动中起步最早的国家之一, 在《报告》中的评分及排名在三年间不断上升, 从65.87分位列全球第八上升到80.35分位列第四。加拿大的三项分数从2013年的79.11、63.92、51.59上升到89、84、67, 可见通过三年的努力, 加拿大政府数据开放进步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