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找到与数据要素标签相关结果 14

最新动态

全省市级首份 !珠海通过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

10月20日,珠海市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珠海市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以下简称《行动方案》),这是全省首份市级行动方案。

最新动态

推动数字政府建设,广州海珠试点首席数据官制度

近日,《海珠区首席数据官制度试点实施方案》正式印发。建立首席数据官制度,是广东省深化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一项创新性、制度性安排,旨在通过创新数据共享开放和开发利用模式,提高数据治理和数据运营能力,助力数字政府和数字孪生城市建设。

最新动态

构建数字时代政府数据治理模式

数字时代,数据要素对经济建设、社会生活和政府治理产生着整体性、革命性、根本性的影响。大数据通过日益丰富的数字化要素供给,不仅成为增强政府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方式,而且也回应了数字时代对政府效率、社会质量和公民需求的关键诉求。正是基于数据要素的重要战略价值和实践意义,数字时代政府数据治理成为描述和刻画现代政府治理能力的重要标准,也是推进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必然要求。

最新动态

数据要素发展的“政府之手”与“市场之手”

数据要素市场的建成和运营并非一日之功,想要形成较为成熟的数据资产市场,形成数据从采集、存储、加工、到管理、使用、交易、监督的全生命周期、全链条规范运作,需要数据的生产者、所有者、管理者、出售者、购买者、监督者等各个角色的共同努力,才能确保市场在健康的轨道上快速发展。

最新动态

工信部:将推动建立数据产权制度、完善数据竞争规则

2021年8月25日,工信部发布《关于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第3087号(政治法律类131号)提案答复的函》,其中透露了数据要素市场化建设相关法律制度和标准规范的相关情况。

观点

杨飞虎:数据要素赋能经济高质量发展

迄今为止,人类社会已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目前正在兴起一场新的科技和产业革命——以人工智能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在这场革命中,数据基础设施是基石,数据分析应用技术是核心,数据安全有序流动是保障。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数据将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经济社会行为,以数据要素为依托的数字经济正成为新的经济增长引擎。

观点

盘和林:打造互补共进的两级数据要素市场

近日,广东省印发的《广东省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该方案提出构建两级数据要素市场,据悉,这是全国首份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文件。

最新动态

国脉智库《数字政府周刊第129期》—数字经济下推进数据要素市场化的基础研究

《数字政府周刊》每周1期,每年48期,内容包含数字政府、营商环境、互联网+政务等方面政策、动态、优秀案例、理论探讨、行业专题等内容。

观点

共建共治共享良好数字生态——访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会长任贤良

信息技术革命日新月异,数据已成为国家基础战略性资源和新型生产要素。“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营造良好数字生态。坚持放管并重,促进发展与规范管理相统一,构建数字规则体系,营造开放、健康、安全的数字生态。建立健全数据要素市场规则。

观点

黄坤明:坚持自立自强、创新引领高标准高质量推进数字中国建设

4月25日,以“激发数据要素新动能,开启数字中国新征程”为主题的第四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在福州开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强国的重要思想,坚持自立自强、创新引领,高标准高质量推进数字中国建设,为奋进新征程提供新动能、塑造新优势。

观点

安筱鹏:数据要素如何创造价值|深度解读

本文根据《数据要素领导干部读本》(李纪珍、钟宏等编著2021)作者内容改编整理。  

观点

张靖笙:数据要素市场化难题和出路探讨

数据确实是资源,确实是资产,确实是生产要素,但针对数据的市场化配置却不容易实施,因为数据要素作为一种新型要素与传统生产要素相比较有其鲜明的特质,这是我们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必须了解和研究的规律。

观点

徐惠丽:我们这样理解上海“一网统管”和数据要素的关系

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上海市城市运行管理中心常务副主任徐惠丽女士在论坛上围绕“一网统管和数据要素”的关系,介绍了上海对城市运行“一网统管”的理解,提出“技术铁三角--算力、算法和数据”最终要能转化为“管理铁三角--想法、算法和办法”。

理论基础

把握数据要素新特点 点燃数字经济新动能

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印发。《意见》在当下全国做好疫情防控、推进复工复产的节点颁布,不仅为深化市场化改革提供了明确的路线指引,也将极大提振社会各界对于我国经济未来发展的信心。特别是《意见》中关于“数据生产要素”的理论创新和方法论指导,对于全面、深度释放数字红利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