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找到与数字政府标签相关结果 106

政策解读

一图读懂广东省“数字政府”建设总体规划(2018-2020年)实施方案

一图读懂广东省“数字政府”建设总体规划(2018-2020年)实施方案

政策解读

一图读懂广东省“数字政府”建设总体规划(2018-2020年)

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广东省“数字政府”建设总体规划(2018-2020年)的通知。

观点

义乌代市长王健: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 加快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

11月14日上午,义乌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政府数字化转型工作。代市长王健强调,要深入贯彻落实全省政府数字化转型工作部署要求,统一思想,明确目标,坚持高起点谋划、高标准推进,聚焦聚力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提质提速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加快实现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理论基础

浅析数字政府职责体系与运行机制

数字政府作为大数据时代的新型治理模式,是公共管理的一种创新。顺应改革的潮流,以信息化、网络化等虚拟的数字形式作为媒介服务于行政管理和政府决策,从而形成高效、精简的政务信息成为新时代的展望。数字政府以信息为核心、技术为保障、电子为依托进行新型动态管理,发展线上线下公共服务一体化,数据政务,资源整合,简政放权,构建国家治理水平现代化。

观点

孙兵:把握大势深入高效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

10月31日下午,全市数字政府建设暨“互联网+政务服务”工作会议召开,贯彻省数字政府建设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暨省政府学习会精神,研究部署推进措施。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数字政府建设领导小组组长孙兵在会上强调,要把握大趋势,加快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找准突破口,深入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练好基本功,高效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

最新动态

江门创新实践“数字政府”综合改革

今年初,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将江门列入“数字政府”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并于9月印发了《江门市“数字政府”综合改革试点方案》。江门积极推进“数字政府”综合改革,以打造粤港澳大湾区最优最先进的营商环境和政务环境为总体目标,系统推进实施“五大工程”(“政务上云”工程、“流程再造”工程、“服务提升”工程、“信息惠民”工程和“政府慧治”工程)。

最新动态

河源:加快推进“数字政府”建设优化营商环境

26日下午,市长叶梅芬主持召开七届47次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河源市“数字政府”改革建设工作推进方案等议题。会议强调,要加快推进“数字政府”改革建设工作,大幅提升政务信息化水平,为河源打造与珠三角地区同等水平营商环境提供有力支撑。

最新动态

贵州“数字政府”当家 “一网通办”解难

“数字政府”当家,办事难题不难。在省政府政务服务中心的公安业务自助服务区,群众办事以分钟计:居民身份证异地补办自助受理只需2分钟;港、澳、台通行证再次签注自助办理只需1分钟。服务区的宗旨十分明确:尽可能缩短办事时间、减少办事程序。

最新动态

深圳罗湖区制定“数字政府”和“智慧城区”三年工作方案

近日,《罗湖区“数字政府”和“智慧城区”建设三年工作方案(2019年-2021年)》在区数字政府和智慧罗湖领导小组会上获得通过。

最新动态

杭州数字政务赋能“最多跑一次”再提速

2017年9月1日,杭州市市场监管局在全国率先建成商事登记“一网通”网上审批系统,实现窗口审批向网上审批、移动审批的转型,实现线下“面对面”向线上“键对键”的数字化转变;系统运行一周年来,其以“一网通”为依托,杭州商事登记“最多跑一次”改革加速迈入“互联网+人工智能+政务服务”的“数字政府”时代。

最新动态

深圳龙岗:打造数字政府 探索“掌上治理”

龙岗区紧紧围绕市委、市政府的部署要求,以打造“智慧大脑、掌上政府、指尖服务”为目标,在全国率先建成区级集运行指挥、体验展示、数据存储于一体的智慧中心,并在全国率先系统性地探索实践“掌上治理”模式,有效解决了城区治理和发展的痛点,形成具有可复制性的“龙岗经验”。

理论基础

西方经验在厦门市数字政府治理中的应用分析

厦门市数字政府治理进程的推进,有助于强化厦门市服务型政府能力的建设,是构建数字厦门的重要举措。西方国家在数字政府治理过程中已经取得诸多有价值的经验,借鉴西方经验有助于厦门市数字政府治理水平的提升。

他山之石

禅城区创新社会治理模式 告别传统管治迈向智慧善治

2014年以来,佛山市禅城区探索以基层党建创新为基础、以“一门式”改革和社会综合治理云平台为两翼的基层社会治理新模式,区域综合竞争力明显增强。

最新动态

深圳市罗湖区推进“数字政府”和“智慧城市”建设

作为改革开放的发源地,深圳市罗湖区也正在以改革和创新的基因,推进“数字政府”和“智慧城市”发展,打造国家新型智慧城市标杆城区,破题日益突出的“大城市病”。

最新动态

广东“数字政府”改革打通政策落地 148项政务“零跑动”

“数字政府”是“放管服”改革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广东“数字政府”改革起步早,为全国提供了一个重要样本。通过打通政策落地的“最后一公里”,抓住了改革的关键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