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找到与政务数据标签相关结果 59

最新动态

广西拉开政务数据“聚通用”大幕

8月15日,我区举行政务数据迁移上线发布仪式,正式拉开政务数据“聚通用”大幕。

最新动态

重庆发文力推政务数据资源开放应用:公民、法人可申请获取数据

推进大数据智能化发展,重庆正在积极行动。近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公布《重庆市政务数据资源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推动重庆政务数据资源的汇聚、共享、开放及应用。

最新动态

沈阳拟建政务数据资源开放平台 优先开放民生数据

沈阳市拟建政务数据资源开放平台,推进政务数据资源向社会有序开放,将优先推动信用、交通、医疗、就业、社保、教育、环境、气象、市场监管等民生保障服务相关领域的政务数据资源向社会开放。公民从平台上依法获取的政务数据资源,拟与纸质文书具有同等效力。

最新动态

福建率先保质保量开放政务数据 释放政务数据红利

记者从省发改委获悉,福建省在全国五个公共信息资源开放试点省份中,率先保质保量开放政务数据,释放政务数据红利。

最新动态

贵州省政务数据“一云一网一平台”正式运行

5月26日,贵州省政务数据“一云一网一平台”在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正式运行。这将进一步深化政务数据“聚通用”,实现贵州省政务数据“一云统揽”“一网通办”“一平台服务”。

最新动态

福州市市民服务中心启用政务数据电子屏

市民服务中心在春节前启用了政务数据电子屏,展示办事大厅内正在服务窗口数、等待人数、平均排队时长、近1个月拥挤度情况分析等多方面“办事环境”数据。电子屏还对接各窗口的评价系统,将市民办事后的打分情况进行“现场直播”,以促进窗口工作人员提升服务。

最新动态

海南政务数据已实现信息系统100% 数据99.41%共享

1月14日,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召开2019年全省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会上,对2018年海南省工信产业发展做出总结。南海网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海南政务数据已实现信息系统100%、数据99.41%共享。

最新动态

数字福建建设新成果:卫星和政务数据同步开放

福建省公共信息资源统一开放平台和海丝卫星数据服务中心开通仪式12日在福州举行。

理论基础

某省政务数据标准化建设案例

2015年以来,国务院相继下发《关于促进云计算创新发展培育信息产业新业态的意见》、《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和《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 开展信息惠民试点实施方案》等文件后,我国政务信息化发展从共享交换时代进入大数据时代。

理论基础

电子政务治理理论框架下的政务数据共享创新研究

在新一代电子政务系统发展进程中, 政务数据共享是一项基础而关键的课题, 也是学术研究与实践探索的焦点。以电子政务治理理论框架和社会技术系统分析方法为基础, 分析了现行传统电子政务数据共享模式及存在问题, 以治理结构、治理模式和治理制度三个维度的协同运作进行政务数据共享的战略与顶层设计, 进而进行政务数据共享模式的创新:以建设主体与监管主体的分离进行治理结构的创新;通过科学决策, 采用索引管道等技术实施“逻辑集中, 物理分散”, 实现治理模式的创新;治理机制创新则采用了“数据可视化监控”“数据银行”“数据铁笼”等理念与方法。该研究为推动政务数据共享模式的转型升级提供了一种技术与管理综合集成的创新解决方案。

理论基础

深圳市政务数据资源体系建设实践

建立政务数据资源体系是国家电子政务建设与发展的关键因素。资源体系建设是电子政务体系建设颠覆性的一种路径。新时代电子政务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政务信息体系建设是关键的因素。深圳市政务数据资源体系建设做了多方探索,取得了一些成果。

理论基础

大数据时代政务数据共享与保护

新时代, 大数据已经深入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在该背景下, 如何做好政府数据共享, 有效对政务进行监督, 并加强对政务数据的保护成为一项重要课题。笔者分析了当前政务数据共享与保护的相关问题, 并提出政务数据共享与保护对策。

最新动态

山东政务数据开放排名全国第三 率先完成国家省市三级整合共享

记者从山东省政府办公厅了解到,今年上半年我省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共享工作按计划有序推进,在全国率先完成国家、省、市三级共享交换平台互通互联,实现了国家发改委公共信用信息、公安部人口信息、工商总局企业登记信息、教育部学历信息等重要信息资源在我省的共享应用。

理论基础

政务数据开放生态系统构建众创空间研究

始于英美的数据开放运动在短短几年内风行全球, 研究重心逐渐转移到如何通过数据开放驱动创新以产生巨大价值。

理论基础

新治理模式下的变革:从政务数据信息开放到责任政府构建

政务数据信息开放政策并不“自然”引领责任政府的建设。在多元主体共同参与公共治理的要求下, 开放政务数据的责任不应仅限于“开放”, 更需要为不同的群体利用数据信息参与公共决策创造条件。我国的政务数据信息管理体制中存在着导致数据信息壁垒和需求压抑的结构性障碍, 公共问责机制设计的焦点因此应集中在如何确保官僚体系更切实际地回应和促进社会多元需求上。在新时代, 探索通过开放并且协助多元主体利用政务信息、培育有利于协商共治的民主问责主体、更有效地促进政府体系走向开放透明和负责任, 是实现人民群众参与改革进程、分享改革成效的内在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