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找到与大数据标签相关结果 1326

理论基础

智慧政务的核心驱动力:政务云、大数据、人工智能三位一体

近十年来,全球爆发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兴技术不断与传统产业融合,创造出全新的智能产品、商业模式、产业业态,使得人类生活的现实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理论基础

大数据背景下政府信息公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以贵州省为例

随着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大数据时代已经来临,大数据行业的迅猛发展促进了全社会的经济、文化及政治的进步,生活在“地球村”的人们可以跨越时空界限,利用大数据手段方便快捷地获得需要信息。政府往往掌握着海量的信息资源,信息总量的显著增加对政府的信息公开工作提出了挑战,如信息发布不明确、信息版权归属模糊等,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机遇,帮助政府推进信息的优化整合,推进服务型政府的建设。

理论基础

大数据时代政务数据共享与保护

新时代, 大数据已经深入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在该背景下, 如何做好政府数据共享, 有效对政务进行监督, 并加强对政务数据的保护成为一项重要课题。笔者分析了当前政务数据共享与保护的相关问题, 并提出政务数据共享与保护对策。

理论基础

大数据如何提升政府治理能力

大数据作为新技术革命的重要成果,能够显著增强治理者的洞察发现力、科学决策力和流程优化能力,对于提高各级政府的治理效率与质量,具有不可替代的巨大潜力。

政策解读

《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创新发展加快建设数字贵州的意见》解读

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提出“建设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等重大部署,2017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强调,要审时度势、精心谋划、超前布局、力争主动

最新动态

国脉专家应邀赴内蒙古开展培训,助力自治区大数据发展

2018年8月17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务信息资源目录编制(第二次)培训会议在呼和浩特召开,自治区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副局长张广收、发改革委副主任刘丽娟和政府办公厅电子政务处处长、政府电子政务服务中心主任师建国出席会议。

理论基础

政务数据开放生态系统构建众创空间研究

始于英美的数据开放运动在短短几年内风行全球, 研究重心逐渐转移到如何通过数据开放驱动创新以产生巨大价值。

理论基础

推进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与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深度融合

在这个快速变革和发展的新时代,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内涵与外延处在不断深化和拓展之中,电子踪迹、社交媒体、数字文本以及空间位置信息等大规模数据已经广泛渗透应用于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之中,当代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新场景值得我们重视和思考。

理论基础

善用大数据,提升社会治理能力

大数据是个好东西。有了它,我们既可以从整体上更全面地把握事物矛盾运动的趋势,也可以从细处更深入地了解事物矛盾运动各方面的关系和作用方式。

理论基础

“大数据”驱动的“数据化国家治理”研究--“以人民为中心”视角

大数据与国家治理日渐融合为“数据化国家治理”, 依靠大数据信息与分析优势, 有助于增进国家治理各次级体系中政府治理对于公共服务供给、市场治理对于私人服务供给、社会治理对于社会服务供给的预见性、准确性和回应性, 可以从根本上彰显国家治理体系须“以人民为中心”的本源诉求与底色。

理论基础

实施大数据战略应重视数字经济法治体系建设

当今时代,信息技术与经济社会的交汇融合引发了数据迅猛增长,数据已成为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大数据正日益对全球生产、流通、分配、消费活动以及经济运行机制、社会生活方式和国家治理能力产生重要影响。

最新动态

广东公安:指尖服务不跑腿秒级响应精打击

“办证多、办证难”困扰群众满意度?广东警方通过“一门式一网式”破题:动动手指头高频服务事项上网就“搞掂”,需到前台办理的只要进一扇门就能办结。

理论基础

大数据时代公共信用信息数据归集的原则与策略--基于苏州市的分析

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为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提出了新的发展要求, 顺应时代潮流, 构建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数据平台是必然趋势, 据此提出了公共信用信息数据归集应遵循的一般性原则。运用实证法对“苏州市公共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和服务平台”建设实践进行了分析。

理论基础

大数据技术在电子政务领域的应用

随着科学技术在社会各领域的不断渗透, 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改变, 其中, 以大数据技术为代表的现代电子信息技术的广泛使用, 将人们带入了“大数据时代”。

理论基础

大数据技术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中的应用分析

大数据技术的出现, 为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提供了新动力和新路径。大数据的储存与处理、查询与分析、执行与应用等方法, 广泛运用于审批事项的申请、审批流程的优化、审批的全过程监督、审批后监管方式的革新等, 预示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由侧重于探索决策的艺术性管理, 即将演变成为更强调顶层设计的技术性操作。但在实践中, 大数据技术与大数据技术应用之间尚存在差距, 多数地方政府仍处于“期望膨胀期”, 应用大数据技术的意向性特征明显, 实质性探索不足, 存在概念滥用和过度炒作等问题;理论中, 对于大数据技术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中如何运用的具体分析还有待破题。本研究基于申请、审批和监管三个制度环节的探讨, 认为大数据驱动行政审批制度创新是可能的, 但也存在诸多问题, 亟待政务公开、信息共享、财政保障、人员培训、隐私保护等多方政策的支持和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