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宁波国脉副总经理王路燕在2016中国(宁波)"互联网+政务"创新趋势研讨会的致辞,电子政务智库编辑根据录音整理,内容未经本人审核。

 
  1、政务数据资源体系建设背景
 
  政府转型方面: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政府的定位变成开放式的政府,公众与企业与政府的参与需要政府数据资源进行不断的开放与共享,需要打通数据开放机制,促使政府转变为智慧型政府,为公众提供更好的服务。
 
  产业发展方面:大数据相关产业发展非常迅速,市场规模是47.4亿元,且每年都在同步增长。浙江省、上海、北京等政府数据开放走在前列。
 
  技术趋势方面:互联网时代,实时感知的数据在不断的增多,在云计算的支持下,更快的计算和存贮实力和能力会越来越高。
 
  效益诉求方面:从公众对政府对数据开放的需求可以看出,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排在前三名的是企业相关的、教育科研相关的数据,40% 的受访者希望政府可以开放这一部分数据。
 
  2、政务数据发展现状与问题
 
  政府数据拥而难用:政府目前已经沉淀了数百个阿里巴巴的囤积量,政府对本部门资源不认识,对其他部门的资源不理解,也因为相关的利益关系,导致部门利益不愿意交换;
 
  政务平台“统”而不“通”:从平台层面来讲,用而不通,针对行政审批、地理信息的数据交换平台,在一定程度把相关资源整理起来了,但只注重交换结果,数据互联互通举步维艰,仍存在 “信息孤岛”、“烟囱效应”。
 
  数据资源“汇”而难“慧”:主要体现在目前的政务数据质量整体不高、价格密度较低,数据重复采集,没有建立标准体系,数据不能给其他部门使用,难以充分盘活;
 
  体制机制“兴”而难“新”:在大数据方面,2015年连续发了几个重要文件,政府的大数据短期内获得了大量的关注。但尚未出台大数据方面的法律法规,各部门之间配合积极性和约束力不强,导致大数据建设工作难以开展与落实。
 
  3、政务数据资源体系概念与框架
 
  政务数据资源体系概念:围绕政府数据的生命周期,实现数据资产的清晰化、了解整个城市数据的现状、解决数据多头采集和统一数据标准体系。通过数据的采集、存储、管理、传输等,使政府数据资源价值最大化。
 
  政务发展阶段:经历了部门型、整合型、平台型和智慧型几个阶段,各阶段特征如下图所示:
 
 
  政策发展轨迹:从2002年到今年信息资源相关政策的发展轨迹来分析,从建立政府资源和交换体系,到管理共享的转变,开发和利用是政府资源的核心。具体见下图:
 

 
  4、国内外案例分析
 
  国外案例
 
  新加坡建立统一的公共信息资源开放共享网站:新加坡数据开放网站是世界上发展最为完善的公共信息资源开放共享网站之一,目前已经汇集了来自68个政府部门和机构的8600多个数据集,实现了全国范围内的整合。
 

 
  加拿大建立政府信息管理顶层设计架构:加拿大建立政府信息管理顶层设计架构,该框架提供了加拿大政府信息管理的战略方向,自底向上分为基础、标准指南和资源。,分别从总体概述、系统运维与具体执行、资源应用三个角度展开。
 
 

 
  美国出租车数据可视化系统:美国纽约市出租车数据可视化系统集成包括地理信息、GPS数据位置、数据统计、建筑物数据、摄像头画面等多种数据源。系统可实现数据统计分析的可视化、历史数据回放,并支持二次开发、自动报警等功能,以更灵活更有针对性的系统帮助管理更高效。
 

 
  国内案例:
 
  浙江舟山政务数据资源基础体系建设:舟山信息化建设集约水平快速提升,建立了“四统一、两清单”监管政府数据,通过信息资源全收录打造开放共享的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并利用现有电子政务的基础,构建政务云平台,促进跨地区、跨部门、跨层级的信息共享。
 
  广州佛山首创“数据银行”概念:从数据统筹、数据清洗、资产准入、考核指标等多个方面出发,通过涵盖数据可视化、元数据管理、数据质量管理、数据标准管理、数据编码管理和数据共享管理六大系统的技术架构,建立“数据银行”体系,实现对数据资源的资产化管理。
 
  国家林业局建设中国林业数据库:2013年开始,国家林业局率先尝试建设行业数据库,根据用户的需求变化和数据开放程度,整合多方数据资源,并向公众开放数据上传平台,建成了中国林业数据开放共享平台,支持其他平台通过接口获取资源数据,发出林业数据产业的活力。
 
  贵州省建立全国首部大数据地方法规:2015年率先启动大数据立法工作,在全国开展大数据立法实践,探索大数据共享、开放、交换、交易、安全等规则规范,并在2016年3月1日正式实施《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成为我国首部大数据地方法规,填补了中国大数据地方立法的空白。
 
  5、政务数据资源体系建设指南
 
  政务信息资源体系建设要侧重于战略体系设计、过程咨询以及标准规范的建立3个方面,如下图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