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治局2017年12月8日就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进行第二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以推行电子政务、建设智慧城市等为抓手,以数据集中和共享为途径,推动技术融合、业务融合、数据融合,打通信息壁垒,形成覆盖全国、统筹利用、统一接入的数据共享大平台,构建全国信息资源共享体系,实现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的协同管理和服务。政府部门作为最大的数据生产者和收集者,掌握着社会绝大部分数据。这些数据不仅有利于政府制定政策,提供公共服务,而且可以促进公民、企业以及其他组织和团体参与公共事务、开发新产品、提供创新服务。2015年9月公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的通知》,明确2018年构建跨部门的政府数据统一共享交换平台,中央政府层面实现数据统一共享交换平台的全覆盖。

  政府要通过数据开放,让数据流动和利用起来,以此推动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治理由粗放型向精细型转变升级。通过鼓励公民、企业、社会组织对环境、旅游、地理、气象、科研、教育等具有经济和社会价值以及涉及民生的数据加以利用,协助政府提升公共事务的治理水平和公共服务的供给质量,从政府数据再利用上创造出新的经济和社会价值。同时,通过公众的参与和利用,发现用户的需求和对数据质量的反馈,更好地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改进服务质量。

  政府要用好大数据的前提,必须打破信息壁垒和信息孤岛,安全整合与安全共享数据资源。政府部门应出台完善的政府大数据使用规则,协调数据端口协议、统一数据输出标准、建立数据共享平台,将各级政府机构的数据库联动起来,保障数据的顺畅调配与整合。尤其是要统筹设置全局工作流程,并从全流程角度综合配置公共服务资源,实现一站式的公共服务,让百姓少跑腿、数据多跑路,不断提升公共服务均等化、普惠化和便捷化水平。

  同时,还需利用好企业的数据资源,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要加强政企合作、多方参与,加快公共服务领域数据集中和共享,推进同企业积累的社会数据进行平台对接,形成社会治理强大合力。对于企业数据的利用,应切实保障企业的数据所有权,鼓励企业进行数据资源开发与创新。涉及政府治理的数据资源,应与企业签订合作协议,开展政企合作,发挥企业的专长和优势,在多元化的治理体系中共同致力于公共服务与社会建设,从而最大限度地实现大数据在满足百姓公共服务需求方面的作用。

  充分挖掘并释放数据价值,离不开公众的深度参与和利用。通过鼓励公民、企业、社会组织对环境、旅游、地理、气象、科研、教育等具有经济和社会价值以及涉及民生的数据加以利用,协助政府提升公共事务的治理水平和公共服务的供给质量,从政府数据再利用上创造出新的经济和社会价值。同时,通过公众的参与和利用,发现用户的需求和对数据质量的反馈,更好地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改进服务质量。

  从价值共创理论来看,政府为消费者提供数据服务和产品,而公众作为消费者也参与到数据的生产过程中,挖掘和释放政府数据的附加价值,激发公众和企业的创意与智慧,获得有巨大潜力或影响力的数据产品或服务。尤其是对政府数据的社会化开发和应用,能够将技术、创意以及商业模式进行全面的融合,大众可以根据自身专业领域、行业背景参与到对数据的开发应用中,以独特的洞察力和创新思维发掘数据的价值。

  2009年以来,很多国家都围绕政府数据的利用举行竞赛,参赛选手是一群软件开发者、网页设计师、学者、活动家、教育工作者、学生和新闻工作者,他们都对数据科学有着浓厚的兴趣。以纽约市的NYC BigApps竞赛为例,以需求与问题为导向,通过开发技术产品解决纽约民众遇到的问题,涉及就业与经济的流动性、清洁能源与环境、终身学习和健康生活等领域。

  上海开放数据创新应用大赛(SODA)是国内有着较大影响力的数据开发应用竞赛。2015年,该竞赛将上千GB的交通大数据向公众开放,征集改善城市交通、方便民众出行、创新商业模式的应用程序与解决方案,吸引了近3000名选手参加,包括软件工程师、数据分析师、管理咨询师、设计师以及在校学生。2016年第二届SODA聚焦城市安全主题,面向全社会征集数据应用解决方案。

  国内外实践表明,借助民众的力量对政府数据进行开发和应用,会创造出更多有价值的服务。公共物品理论告诉我们,公共物品必须借助各种多样的社会机制才有可能实现大范围的提供。更重要的是,通过全社会对数据的再利用创造出新的公共价值,激活社会创新,特别是借助民众的群体智慧更好地挖掘数据价值,最大程度的释放数据红利。

  从目前政府数据的社会化开发和应用现状来看,总体上社会关注度有限,数据应用度有限,参与度也有限。为更好地适应大数据时代政府治理与公共服务的需求,首先,政策法规是基础保障,对数据共享及开发应用既能起到规范的作用,也可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确保其发展沿着既定方向发挥价值与作用。在政策法规框架下探索科学的管理方法与机制,厘清数据开发应用过程中的责权利关系以及实施程序。

  其次,重视大数据人才培养和技术创新。人才素质与人才数量直接关系到数据价值的挖掘和使用的效果,进而影响到大数据时代公共服务的质量。拥有一批具有大数据思维和专业知识的高素质人才队伍,是实现大数据战略的重要保障。

  最后,构建对政府数据开发利用的孵化环境。虽然与政府数据相关的创新创业项目具有潜在的经济收益,但在复杂的商业与市场环境下健康成长,仍需要良好的孵化环境。英国政府于2012年建立了开放数据研究所,同时向大数据技术领域给予资助。美国政府通过数据开发应用竞赛搭建了创业者与投资方对接的平台,为创新创业项目的落地和市场化发展创造了条件。上海市SODA大赛确立了实现数据共享、数据应用以及项目落地孵化三位一体的目标,推进实现政府数据对提升公共服务的实质性作用。贵阳市政府建立了交通大数据孵化器,搭建集数据、计算、商务为一体的创业孵化平台,为创客研发和设计产品提供计算、存储和网络等资源。可见,各国各地政府已在通过多种途径培育数据开发应用的孵化环境,但仍需进一步深化和落地。

责任编辑:洪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