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沙尼亚共和国是波罗的海诸国之一,南邻拉脱维亚,东接俄罗斯,人口 130 万,稍少于渥太华市人口。

  爱沙尼亚在 1991 年脱离前苏联,恢复独立时,该国有机会全面重新思考政府角色,重新设计政府该如何运作、该提供什么服务,以及该如何使用网际网路技术来达成其目标。

  爱沙尼亚数字政府的最高原则:分权、互连、开放、网路安全

  今天,爱沙尼亚被广视为数字政府的全球领先国,该国总统汤玛斯·亨德利·伊尔夫斯(Toomas Hendrik Ilves)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我们对我们所完成的感到骄傲,并希望全世界都能向我们的成功学习。

  在所有国家的社会进步指标排名当中,个人与政治权利这一项,爱沙尼亚排名第二,与澳洲及英国不分轩轾。爱沙尼亚的领导人在设计该国的数字政府策略时,以分权化、互连性、开放、网路安全为核心原则,他们的目标是建立具有未来性、可以纳入新技术的基础设施。

  该国的所有居民可以在网路上取得资讯与服务,使用他们的数字身分进行商业活动,更新或修改他们的官方纪录 。

  爱沙尼亚早就将区块链应用于 互联网化的‘数字身份’

  虽然,爱沙尼亚的这些建设早在区块链技术问世之前,该国推出了一个无钥签名基础架构(keylesssignature infrastructure, KSI),将之与区块链技术漂亮地整合起来。

  这个 e-Estonia 模式的核心要素是数字身分,截至 2012 年,90% 的爱沙尼亚人有一个电子身分证卡,可用以取得政府服务并用以在欧盟国家旅行。

  这电子身分证卡植入的晶片内含持卡人的基本资讯,以及两个凭证——一个是持卡人的真实身分,另一个提供一个数字签名,以及一个个人自己选择的个人识别码(PIN)。

  爱沙尼亚人使用这些,在网路上投票,检视与编辑他们的自动化报税表格,申请社会安全福利,取得银行服务以及大众运输服务,他们不需要银行的金融卡或大众运输系统通行卡。或者,他们也可以他们的手机上的行动 ID 来做这些事。2013 年,95% 的爱沙尼亚报税人使用电子报税,有 98% 的银行交易是在网路上进行 。

  家长和学生使用爱沙尼亚的 e-School 来查询作业、课程、成绩,和教师合作。爱沙尼亚以即时方式把来自各种源头的健康资讯,汇集成每个人的单一纪录,使这些纪录不会存在单一一个资料库里,每个爱沙尼亚人对自己的健康纪录,有独自专属的存取密码,可以自己掌控与决定让哪些医生或家人,能够在线上取得这些资料。

  不只线上投票,爱沙尼亚的‘无纸流程’将内阁会议时间从 5 小时缩至 1.5 小时

  自 2005 年起,爱沙尼亚公民在全国选举中使用线上投票, 他们可以在全世界任何地方,使用他们的身分证卡或行动 ID 登入后投票 。2011 年的国会议员选举,有 25% 的公民使用线上投票,比上一次国会议员选举的 5.5% 大幅提高,爱沙尼亚人显然喜欢、也信赖这制度,因为在 2014 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这比例再度提高,有三分之一的选民从他们所在的九十八个国家上网投票。

  爱沙尼亚内阁使用无纸流程,在网路上公布所有立法草案,每周的内阁会议平均时间,从大约五小时缩减至九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