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30多年电子政务的发展从简单的办公自动化系统开始,经过了相对复杂的办公信息系统、重大业务系统以及基础信息资源和公共网络平台的建设等阶段,近几年,又在用云计算来逐步替代分类的计算资源。通过互联互通来实现信息孤岛的连接,为中国的公共服务和政府部门的理清职责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一开场,中国信息化百人会学术委员会主席、工信部原副部长杨学山肯定了电子政务的积极作用。

“但是,发展至今,电子政务发展面临的技术、需求、环境、目标、任务正在发生一些重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正在要求电子政务在已经取得的成绩的基础之上继续往前发展,走向一个新的阶段。”杨学山强调,“我们要重温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那就是要以信息化推进现代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在杨学山看来,以信息化推进现代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就是电子政务新的历史使命。围绕这一历史使命,他认为电子政务建设可以从四个方面加以努力来走向新的发展阶段。 

要围绕新的历史使命逐步推进业务体系的转变 

在电子政务发展的早期,大家都在讨论电子和政务的关系。对于这个问题,大家已经明确,政务是主体,电子是支撑的技术和手段。但是当我们真正从信息化推进治理体系和职能能力现代化的这个要求出发,原来理解的电子围绕政务发展又不够了。为什么?因为今天部门的职责分工、部门在按照职责所确定的业务和业务流程与治理能力、治理体系的现代化之间有着很大的差距。

这个差距怎么办?这就需要从提升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出发,逐步地使得业务体系转向真正能够满足政府管理和公众服务需求的流程。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对丽水来说尤为如此。”这是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到丽水调研时作出的论断。丽水该如何把这一论断变成各级政府工作的抓手?今天的业务流程是不是能够支撑跨越那么多政府职能的任务的实现?要回答这些问题,必须是真的抓住丽水发展的根本,并从实现目标这个角度出发来重构业务体系。

跨部门职责的分工和流程的打通,原来寄希望于业务系统的互联互通,但这其实是不够的。从工信系统来说,如何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是工信部门当前的一个重点工作。那么,今天工信部以及国务院相关部门形成的协同工作机制是不是已经真正建立了能与这个任务相匹配的业务流程、工作体系?回答是肯定的,没有。电子政务也是如此。所以,我们要按照新的历史使命来重构业务体系。

要围绕新的历史使命逐步构建新的信息体系

电子政务发展至今,以四库为代表的基础信息资源的建设,以及各个部门业务系统的信息资源的积累和发展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但是这样的资源建设以及通过政府的互联互通平台是不是能够支撑围绕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个新的使命?这个是基础,是重要的组成部分,但不是充分条件。也就是说还有缺口,而且这个缺口十分大。

当前政府大数据建设的主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是能够支撑这个事务工作的本质要求的数据不足,即缺数据,数据链不完整。即使有了数据链,这个数据链也不能够像自动化生产线一样为各项业务工作发挥作用。

因此,信息体系的建设除了已经在开展的工作之外,十分重要的事情是每一项业务、每一项跨部门的业务、每一项为了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要求而要达到的目标来分析,需要什么样的数据链,这样的数据链又如何实现自动化,这样的自动化的数据链又如何与相关的业务系统紧紧地连接起来。

要围绕新的使命逐步推动技术体系的转变

电子政务的技术体系已经几经转变,到今天,许多政府正在走向零架构时代,这是一个重大的历史性的进步。而且也有越来越多的政府用用市场机制,如GDP的方式,来使得政府的电子政务技术体系的建设更加有效。但是,是不是这就够了?回答是不够的。

今天从技术体系的角度看,必须从互联互通加快走向互操作,而这个互操作已经不是20年前提出来的互操作的概念,是要基于真正的信息流的基础之上的互操作,而不是简单的业务系统技术之间的连接。所以说,电子政务的发展从业务、信息到技术都要自觉地围绕新的使命走向新的阶段。

要围绕新的历史使命逐步确立新的评价体系

现在对与电子政务的评价体系已经有很多,存在着各种的前十名、前一百名。不可否认,评价体系对于引导电子政务的发展方向十分奏效,它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也能看到不足。但是,在推动电子政务走向新阶段的今天,需要新的评价体系来引领。

电子政务评价的第一位的作用是引导方向,第二位的才是肯定成绩。在业务体系、信息体系和技术体系都在转变的情势下,评价的指标体系也一定要随之变革。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变革是要从应用导向转向效果导向。原来,电子政务的实践主要是为政府管理各种事务发挥作用,即应用导向来支持,这是对的,但是到了今天,电子政务还要继续往前走,比如 “互联网+公共服务”,这不是说政府部门具备了通过互联网来提供公共服务,通过互联网实现网上办事,让各种各样和智慧城市相关的公共服务变得更好了,不是说评价这样的能力,不是说评价这项工作是否开展,而是要进一步转向评价这件事情,你的服务对象是不是对的?是在原来渠道来完成这个服务过程,还是用了新的模式来完成这个过程?这还不够,还要评价这个服务用新的模式究竟节约了多少时间,取得了什么样的时间和经济的效益。总之,电子政务评价不再是说“我是在做政府的事情,我这件事情能力具备了,”而是要真正从原点出发,让老百姓真正体会到确实改变了。

所以,评价体系要从业务转向效果,要从一个给定的流程,从原点到真正的结束,这样才能真正使得电子政务的发展能够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作出实际的贡献。

电子政务推进到这样新的历史阶段是必然的,是中国现代化的发展要求,是技术需求环境变革的需求。但是推动它还有很多难处,所以,必须要有求实、创新、开拓的精神,扎扎实实一步一步走,才能使得电子政务在今天已经取得的成果的基础之上再登向一个新的高峰。

(本文根据杨学山在2017中国“互联网+公共服务”创新大会暨浙江省智慧城市建设推进工作座谈会上的演讲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