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安筱鹏,近日在2016中国互联网大会上表示,分享经济的春天,将是从分享消费资料走向分享生产资料,从消费环节的分享经济走向生产环节分享,从为个人消费者服务到为企业服务,从提高交易效率到提高生产效率。制造业是互联网+行动的主战场,未来也将是分享经济的主战场。

  本次大会聚焦“分享、融创、协同、生态”四个关键词,“分享经济”是本次大会的重要议题,下面我结合今年5月20日国务院刚出台的《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的指导意见》,谈关于分享经济的三点认识:

 
  第一,制造业是互联网+行动的主战场,未来也将是分享经济的主战场。
 
  《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的指导意见》开篇就提出了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的定位: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制造业是互联网+行动的主战场。
 
  中国是制造业的大国,也是互联网的大国,如果能够发挥制造业与互联网的优势,把这两个优势叠加起来,使其产生化学变化、产生化学反应,就能够形成一种聚合效应。在这种聚合效应的基础上,会产生一种倍增效应。所以互联网+,它不是“加”,而是乘,正像《指导意见》里所讲的,“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有利于形成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倍增效应”。
 
  分享经济是互联网发展的重要趋势和方向。我们看到了分享经济在消费环节的这种乘数效应,看到了汽车、房屋、餐饮、教育、医疗等面向个人消费者领域的分享经济,看到了滴滴打车、神州专车、小猪短租等分享经济的新业态。国家信息中心的研究认为,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6万亿元,分享经济领域服务提供者约为5000万,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总人数已经超过5亿人,未来五年分享经济年均增长速度在40%,我们看到了分享经济的繁荣发展。但总体上来看,分享经济的发展才刚刚起步、才刚刚开始,分享经济真正的春天还没到来。
 
  分享经济的春天,将是从分享消费资料走向分享生产资料,从消费环节的分享经济走向生产环节分享,从为个人消费者服务到为企业服务,从提高交易效率到提高生产效率。
 
  制造领域的分享经济已经萌芽。今年6月2号沈阳市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支持沈阳机床集团i5战略计划的实施意见》,一个地方市政府专门为一个企业的产品出台实施意见在全国也不多。“i5机床”的战略意义如何体现,我们可以从自主数控系统、机床全生命周期管理、新的商业模式等多个维度去理解,但今天在分享经济的论坛上,我想从分享经济的视角去观察。
 
  正像沈机人所说的,沈阳机床历时多年开发的这款i5操作系统,就像从诺基亚塞班操作系统到苹果的iOS系统,它是一个面向互联网机床款操作系统,可以和机床周边的AGV小车、机器人、零件设备、手持移动终端进行交互。
 
  更为重要的是,它带来了商业模式的变化,它实现了“0元购机,在线交付”。过去很多中小企业要买一个花十万、几十万买个机床,现在沈阳机床可以不让你花一分钱就可以让机床进到你的生产线上,按照加工零部件的数量、或加工零部件的时间给沈阳机床付费。中小企业购买的不是“机床”,而是“机床加工能力”;中小企业拥有的是机床“使用权”,而不是机床的“所有权”。这就是分享经济在从消费环节进入生产环节、从分享消费资料到分享生产资料的重要标志。
 
  如果说,沈阳机床是模式是“分享机床”,那么上海明匠模式就是“分享工厂”。上海明匠是一家智能制造工厂的系统解决方案企业,正探索自己为客户建设智能工厂、客户可以按工厂加工产品的数量来收费的新模式,本质上是制造工厂所有权跟使用权的分离,是分享经济进入到制造环节的一种重要的探索。
 
  正是基于这样一些新的趋势、新的探索,在《指导意见》有一段话是专门去描述制造环节的分享经济:“推动中小企业制造资源与互联网平台全面对接,实现制造能力的在线发布、协同和交易,积极发展面向制造环节的分享经济,打破企业界限,共享技术、设备和服务,提升中小企业快速响应和柔性高效的供给能力”。
 
  制造能力就像我们常讲的阿里淘工厂,中小企业可以在阿里平台发布自己的制造能力,可以实现一个定单若干个工厂加工能力的在线协同,这也是分享经济的一种重要形态。
 
  从国外来说,分享经济进入制造领域、进入生产资料的分享也有一些新的探索。有些国家对农用机械、建筑机械、运输机械的分享更加普遍。
 
  美国的农民有2000多亿美元的机械设备,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置的,MachineryLink构建了一个农业机械分季节使用的分享平台,为农民提供了一个收获淡季向数百公里之外的农户出租闲置农业设备的服务新模式;
 
  在荷兰,成立于2012年的Floow2公司,搭建了面向建筑、运输、农业领域设备的共享平台,目前平台上共有2.5万项设备可租赁,这个发展思路跟分享汽车是一样的。
 
  另外,德国凯撒压缩机公司通过远程监控系统,将自身的业务从单纯的出售空气压缩机转变为按照客户使用压缩空气的体积、压力等指标对客户进行收费。
 
  德国也在探索机床联网,把客户的富余加工时间或能力进行出租或出售,帮助客户按照加工时间或加工精度进行收费。我们可以预期,制造业是互联网+的主战场,也将会是分享经济的主战场。
 
  第二,分享经济也是解决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现实问题的有益探索。
 
  当前,我们许多制造企业经营非常困难、市场不太景气,许多中小企业在发展智能制造方面,看到了发展趋势,也知道发展方向,但面临很多挑战。许多中小企业缺资金、缺技术、缺人才、缺理念、也缺很好的解决方案。现在好了,如果我们真正推动分享经济从消费环节进入制造环节,如果能培育出一批像沈阳I5机床这样的产品,能够形成一批像上海明匠这样的进入制造环节的企业的话,可以通过分享经济的思路理念,只求所用、不求所有,中小企业可以低成本、低门槛地使用一些更优质的制造资源。
 
  制造环节的分享经济模式通过以租代买、按时计费、按件计费的方式大大降低购买设备的成本,而且分享工厂以较低成本分享技术人员、维护人员,有效解决了智能制造发展缺人才的问题,解决了企业、尤其中小企业智能制造发展过程中所面临许多问题。
 
  制造领域的分享经济刚刚开始,在很多领域很可能还是一个萌芽状态,但是我们要看到未来发展前景,分享经济为各类企业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第三,当前分享经济蓬勃发展的内在动力。
 
  刚才几位专家都提出了,为什么我们在30年前都提出了分享经济,而只有近三五年分享经济才成为一个热词,成为各界广泛关注的一个话题,其背后的动力机制是什么?在我看来,根本原因在于信息技术尤其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促进了分享经济。
 
  分享经济的核心是“不求所有、但求所用”。从分享经济的本质来看,其核心从交易“产品”到交易“能力”。滴滴出行交易的是“出行能力”,沈阳i5机床交易的是“加工能力”,猪八戒网交易的是“设计能力”。
 
  分享经济这两年才蓬勃发展,是因为信息通信技术、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解决了分享交易能力的三个最基本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谁和谁交易?“Who”。第二个问题要交易什么?“What”。第三个问题怎么交易?“How”。
 
  第一个问题是谁和谁交易,关于“Who”的问题。
 
  从实践来看,无论是闲置资源的拥有者,还是希望分享闲置资源的参与者,在很多时候,供需双方的信息是碎片化的,是一个具有长尾特征的市场。一是闲置资产提供主体的信息是碎片化的,市场上充斥着无数个交易主体的信息;二是闲置资产的空间分布是碎片化的,今天提供了,可能明天没有了;三是资源可利用时间是碎片化的,资产分布充满不确定性、是实时动态变化的,所以要实现资源的精准对接是比较困难的。而信息通信技术、尤其是互联网提供了一个平台,实现了分散的供需双方的精准匹配,它解决了谁和谁分享、谁和谁交易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分享什么?关于“What”的问题。
 
  各种“能力”是分享和交易的对象,为什么“能力”可以分享和交易呢?因为信息通信技术解决了“能力”交易时的可计量。没有计量就没有交易,当交易的双方对于他们交易的时间、价格、产品形态、收益等都没有办法计量的时候,这个交易是没有办法完成的。相对于有形产品所有权的转让,基于有形产品服务能力的度量是非常复杂的。过去机床企业通过卖机床给客户的方式赚钱,现在机床企业要通过机床的加工时间、精度或加工产品的数量来收费,而当交易双方不能对机床加工的时间、产品、精度、数量等指标进行准确计量的时候,这种分享是不可能实现的。没有信息通信技术的时候,“能力”是不可计量的。现在,无论是用滴滴打车还是刚才讲的I5机床,I5机床可以利用加工零部件去计费,加工零部件的能力是可以计量的,滴滴打车可以计量距离的,只有能够按照时间、里程、产量、精度等,对各种“能力”进行计量时,交易才会达成。
 
  第三个问题是怎么分享?关于“How”的问题。
 
  “能力”的交易能不能实现,还取决于交易成本是否足够低。信息通信技术解决了交易过程的低成本问题,无论是交易过程的搜寻成本、物流成本、制度成本、支付成本、信用成本,由于信息通信技术的出现发展和应用,都带来了交易成本的最小化。为什么我们今天能讲分享经济?因为信息通信技术高效率地解决了谁和谁交易、交易什么、怎么交易三个基本问题。
 
  当前,分享经济尽管现在大部分仍是消费环节的分享经济,但是我们可以预期,未来将会大踏步地进入制造环节。中国的智能制造市场是独特的,孕育着分享经济的巨大商机,当前我国部分行业工厂设备利用率不超过60%,有一些不超过30%,监测设备只有10%,这都为未来分享经济发展提供巨大市场。
 
  最后做一个小结:分享经济的春天何时到来?一枝独秀的春天已经到来,百花齐放的春天尚需时日。
 
  我们期待的分享经济的春天不是一枝独秀春天,不只是消费领域的分享经济,不仅仅是面向消费者的分享经济,也不仅仅是面向生活资料的分享经济。
 
  分享经济的春天应该是百花齐放的春天,从分享生活资料到分享生产资料,从消费环节进入制造环节,从为消费者服务到为企业服务,从提高交易效率到提高生产效率。我们需要积极拥抱分享经济、融入产业变革潮流中。

责任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