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2日,“智慧中国·十三五信息化发展战略巡回研讨会”在宁波市召开。大会以“网络强国与两化融合背景下智慧城市发展策略”为主题,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宁波市智慧城市规划标准发展研究院主办,国脉互联智慧城市研究中心承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杨学山、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高新民、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安筱鹏、宁波市智慧城市规划院院长顾德道、浙江省智慧城市专家孙谦、国脉智慧城市研究中心主任杨冰之、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施水才等多位专家领导出席了本次会议。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安筱鹏出席会议并演讲,以下是文字实录:
 
  我首先非常高兴参加这个论坛,根据这段时间两化融合及对这项工作的一些考虑,我简要的给大家汇报一下。苗部长一直在很多场合讲,“推动两化融合是立部之本,是工信系统的共同责任。”这句话是在过去的两、三年一直在讲,反复在讲。杨部长也提出一个新的观点:“两化融合不仅是部里面立部之本,整个工信系统的共同责任,也是推动制造业强国的战略致高点。”过去一年的时间委托工程师院的一些院士在研究制定《中国制造2025》,在制定规划过程中,大家也在探讨,凝聚共识,推动制造业由大变强,但什么是制高点、什么是主线、什么切入点,大家有很多争议与争论。现在来看,大家都把两化融合作为推动制造业2025的一个制高点。
 
  关于工业4.0、工业互联网、农业互联网等等以及新的信息技术产业革命,国际上都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判断,但共同点在于通过信息技术跟传统工业的融合发展,是下一轮技术产业革命的方向。在部里讨论中国制造2025这个规划时,普遍认为“两化融合、深度融合”是工业由大变强的新的制高点。
 
  当前对两化融合的认识和部署都有了新的要求、新的趋势,一方面部里两化融合的工作重点是推动两化融合的贯标工作,过去用3、4年的时间做一个准备,今年标准出来之后,推动贯标工作是部里面的一个重点。
 
  第二个是在德国技术工业4.0,美国启动工业互联网以后,我们也在探讨能不能把智能制造成这样的口号和理念,作为下一步两化融合工作的重点。前一段时间也和高老师在讨论,怎么把智能制造推动两化融合,如何把工业与信息技术、工业技术高度融合,来理解它的概念、内涵、外延、方向和部署。
 
  下面我主要从四个方面来理解什么是智能制造:
 
  第一个是智能化产品。这个喊了很多年,今年1月份带队去拉斯维加斯参加CS展,对这点有了深刻的体会。第一个体会是汽车,它是一个消费电子展,但是去了一个展馆后发现里面全部是汽车。全球十大汽车商去了9个,主办方在刊物的前言里面说,今年的消费电子展“C”不是“consumer”,而是“car,” 是汽车电子,这反映出汽车电子在智能化里面的高度关注。第二个是在展台上,在英特、英维达展台上展示的都是汽车,芯片厂商展示的是汽车,在华为、中兴、爱立信,通信设备厂商展示也是汽车。期间,谷歌发布了汽车操作系统,在之前,苹果发布了ISO car。可以看出,我们十年前所说的四个轮子驼着一个计算机的产品时代已经到来。在展会上,思科在讲IOE,从互联网这个概念看,所有的产品都会成为一个网络终端,这是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前两天去了特变电工,他们董事长说,“我们所有的产品怎么变成智能化,什么时候能够变成智能化,变成智能化后,它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这将是我们的战略方向。”
 
  这个又回到另一个话题,我们的80、90后是互联网的原著民;60、70是互联网的移民;年龄再大一点是互联网的边民。互联网的原著民,我给它一个定义是互联网看他长大的,互联网的移民是你看着互联网长大的。这个概念近一步引申出来到产品,这个世界上可以把产品分为 3类:物联网的原著民,产品生产出来就是一个高度智能化的产品,就是一个网络终端,如手机、电视等等,就称为物联网的原著民,互联网也可以。第二是物联网的移民是在产品的智能化在不断的提升,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如我们的窗帘、我们的冰箱、我们的各种各样的设备,都会是一个网络终端。
 
  物联网的边民就是需要十年、二十年才能会成为一个智能化的产品,这要思考一个问题,第一个它在什么样的时间尺度内,是5年、10年,可能会是一个终端通过,这是我讲的一个概念,所有的产品都是一个智能终端,如水杯。目前可穿戴设备的智能水杯已经出来了,我们看到它是一个趋势。前两天我们去华为,他们讲如何定义5G,讲了3个概念,第一个是10毫秒的连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能够连接到网上,第二个实际的下载速率,第三个是1000亿的授权。当然这个概念在不断探索中,到底什么是5G,不同的企业、不同的机构、不同的专家定义的也不同。但华为的这三个概念有一个概念是1000亿的终端,从数量上说,可能更是一个物联网,连接的是一个设备,这反映出智能化的产品是两化融合关注的。
 
  第二个是装备的智能化。从智能制造的单元,某台单机,某台机床、机器人正在向智能的生产线、智能的车间、智能的生产系统去演变。这个概念既是德工业4.0所讲的概念,也是我们浙江省的机器换人、机联网这个概念具体的体现,所反映的趋势是智能制造和工业技术的融合,也是两化深度融合的体现。从智能单元、智能终端到智能生产线、智能车间、智能生产系统,用什么样的设备来生产,这是我讲的第二个。
 
  第三个流程的智能化。刚刚讲的是产品、装备的智能化,除了这些我们管理的组织架构、企业和企业之间交流,它们如何适应产品的智能化,装备的智能化,需要重新构建与调整。有人说华为、联想对联网思维有抵触,对互联网思维不感冒,我说不是,我认为华为这样的企业不说最具有互联网思维,也是非常具有互联网思维的企业。我说一个概念,任正非说,“要让听见炮声的人去决策,以后的战斗是排的战斗、连的战斗,而不是师一级、军一级的战斗。”换句话说,一个连、一个排现在能够获得大量的决策信息,过去是由司令、军长去决策战斗,现在不是,一个连长、一个排长、一个士兵都能在战场上决策,它的执行单元微型化、小型化、分散化,决策单元分散化。为什么这样,因为整个系统,权利的架构、决策的架构在发生变化。为什么美国总统奥巴马能够直接指导一个小分队去抓拉登,因为现在的情况下,他可以发现大量的跨层级的信息,这样比较便利。
 
  在两化融合的背景下,在信息传递的方式、信息权利的传递的方式、决策的流程都在发生着变化。第二个就像德国工业4.0说的,横向的一体化,企业和企业之间,桌面和桌面之间,你和的下属之间,怎么实现信息无缝的交流。还有纵向的一体化,从企业的研发、设计、制造、验证、物流、交互,所有的信息无缝隙的、高效的、顺畅的传递。这需要你的组织架构能做的。客观的说实现装备的智能化比较容易,要实现流程的智能化是富有挑战性的。我记得在苏北的沙集,对它的生产方式有个判断,就是它的生产方式跨越3个世纪,沙集过去是一个很普通的做简易家具的集散地,我们参观后深有体会:什么使它的生产方式跨越3个世纪呢?就是它的交易方式是淘宝,这种方式是跨越21世纪,所以它的交易方式跨越21世纪。虽然生产工具是20世纪,但交易方式却是21世纪,在这样一个复杂的、混合的生产主体,反应出生产方式带来组织方式的变革。比如说网络众保,大规模定制、云制造等等。
 
  有人说阿里是一个交易平台,这个概念要转变的,阿里不仅是一个交易平台,而是一个生产的平台,过去淘宝上是卖的别人的产品,后来我掌握了客户的需求,我自己组织生产、自己设计、自己创造自己的品牌,这样的企业在家具、服装领域已经成为或者正在成为潮流的主角,换句话说,过去我是交易,现在我是和客户打交道的出口。这个也反应出个性化生产等等其他一些,正在向这个方向转变。
 
  第四服务的智能化。除了你的装备生产产品外,这是未来很重要的一个能力和一个方向,如何理解和把握客户的需求,对客户需求响应的速度,对客户需求挖掘的广度和深度,对客户需求管理的水平,或者把客户的需求如何转变成你的产品,是新时期的一个能力。还有企业的全新用户管理、互联网管理都需要新的制造装备、产品智能化相适应,所以智能制造是下一步推动两化融合的重点,它体现在产品的智能化、装备的智能化、流程的智能化和服务的智能化。
 
  (国脉注:文章未经演讲者本人审核。)

责任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