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经济的定义与特征描述

 
  分享经济是伴随开放源代码、云计算等互联网开放技术的发展而兴起的,以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源的使用而非拥有为产权基础,通过以租代买等模式创新,实现互通有无,人人参与、协同消费,充分利用知识资产与闲置资源的新型经济形态。
 
  把握分享经济的定义与特征,需要观察以下六个维度:
 
  ——技术基础:开放源代码、云计算等技术为开放分享与商业利用的分工协作创造了生产力条件。
 
  ——行为特征:分享经济通过平台资源的分享、非排他性复用,降低端到端增值应用服务门槛,实现物尽其用,知识共享。
 
  ——产权特征:分享经济实现所有权内部支配权(ownership)与使用权(access)分离互补,通过租金机制补偿支配权分享方的搭便车损失(对应生产力上SaaS,产品免费分享,按服务和使用收费)。分享经济的免费分享对象是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支配权,而按照使用权收费(如果使用权与支配权同时免费,则定义为共享经济)。
 
  ——商业机制特征:一是以租代买,包括生产资料的以租代买;二是通过重资产(固定成本)分享,支持应用方(APPS)轻资产运作,降低创业、就业门槛。
 
  ——利益机制特征:所有者(ownership拥有方)与使用者(access方,如创业者)风险共担,利益分享;根据风险大小,分配利益大小,如苹果商城三七分成,承担风险的创业者,得70%收益;规避风险的所有者,得30%收益。
 
  ——消费机制特征:分享经济也称协作消费,协同消费,在生活资料方面,表现为公众协作消费,互通有无。用腾讯研究院的说法,即公众通过社会化网络平台连接起来,以分享闲置资源的方式完成消费。
 
  针对和解决的主要问题
 
  目前全球分享经济呈快速发展态势。分享经济有利于产能过剩条件下闲置资源利用和知识资产作用发挥;有利于通过降低增值服务成本,引导经济转型升级向高附加值方向发展;有利于降低大众参与创新与就业的门槛,推动经济的包容性发展。
 
  把握分享经济趋势和背景,可以从以下五个维度入手:
 
  ——改善宏观经济。分享经济通过提高闲置资源的利用率,盘活闲置的存量资产。通过资本的分享(非排他性使用),降低资本使用(access)成本,从而提高经济增加值(EVA)。在产能过剩、通胀与通缩同在背景下,增强经济韧性和活力,提高发展的可持续性。
 
  ——转变发展方式。转变单纯依靠投资拉动增长的传统发展方式,激活存量资产,将经济增长与发展的重心,转向充分利用知识资产,提高增长的质量和效益。
 
  ——促进转型升级。分享经济通过为高附加值的增值服务提供广泛的服务支撑,推动经济结构从同质化低附加值的产业结构低端,向差异化高附加值的产业结构高端发展。通过“产品免费、服务收费”的方式拉升产业从产品低端向服务高端升级。推动传统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升级。
 
  ——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通过分享、协作方式搞创业创新,门槛更低、成本更小、速度更快。通过生产资料(知识工具或闲置资产)分享,使更多的人获得分享重资产,从而参与轻资产运作的机会,大大提高创业和创新的节奏和频率。
 
  ——有利于经济包容。首先,拓展我国分享经济的新领域,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有利于增加经济的包容性。促进机会公平、社会流动。特别是分享机会有利于在一次分配中实现公平,大大减轻国家二次分配的负担。其次,通过免费与收费结合,可以将普遍服务与商业竞争有机结合起来,有助于实现公平与效率的统一。第三,随着互联网日益普及,中国社会加速走向城市化,公民收入差异越来越大。协同共享可以极大缩小收入差距,有利经济社会稳定协调发展。
 
  如何推进分享经济
 
  要树立新的资源利用观,克服、排除与分享经济不相适应的所有制障碍、既得利益障碍、传统模式的阻力,打破要素垄断。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为推手,以信息化为依托,以服务平台为支撑,以知识工具为突破,以服务创新为重点,以产权创新为保障,以组织变革为引领,大力推进分享经济。
 
  1.建议明确七个方面的思路:
 
  ——抓住推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发展分享经济的重要推手”,应抓住向大众分享生产资料这一契机,推动全民轻资产运作,通过草根创业、创新,实现大繁荣。
 
  ——建立依托:发展信息化基础设施、智能化技术、云平台、大数据、泛在网络、软件定义的系统等,为资源分享提供技术依托。
 
  ——强化支撑:以支撑服务平台为分享资源的主体,发挥平台支撑下的生产性服务业、制造服务化的国际竞争优势。
 
  ——突破瓶颈:通过自主研发、并购,以支撑行业发展的可分享服务平台、可分享开发工具等重型知识资产为突破口,建立面向市场的知识分享竞争优势。
 
  ——鼓励创新:以商业模式创新为重点,鼓励基础业务与增值业务结合,免费与收费结合,有助于发挥市场优势与社会网络作用的市场创新与服务创新。
 
  ——保障产权:以产权创新为保障,在总结实践基础上,大力推进以支配权与使用权两权分离为核心特征的分享经济产权创新;围绕创新驱动,大力推进适应高风险高收益条件的租赁模式发展,在“互联网+”条件下有效化解创新风险,实现资产保值增值。
 
  ——组织变革:推动组织创新,鼓励互联网技术条件下,端到端、扁平化、自组织、自协调的社会网络和商业生态系统建设,以组织变革引领未来。
 
  2.建议采取五个方面的措施:
 
  第一,鼓励与支持建设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分享经济平台。充分发挥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作用,包括资本市场作用,以建立对分享经济具有重要支撑作用的世界级龙头平台为目标,支持分享经济平台上市,做优做强做大。
 
  第二,引导国有企业在分享经济基础上,以提高知识资产占比,推动生产资料共享,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分散经营风险为切入点,实现普遍服务与商业服务的结合,在高风险高收益条件下实现保值增值。
 
  第三,引导与鼓励生产性支撑服务业长足发展,使现代服务业,现代制造业通过分享支撑服务资源,实现跨越式发展,打造可持续竞争优势。
 
  第四,大力推进“互联网+”新业态,促进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结合,向高附加值服务化方向发展。鼓励新的消费方式,互通有无,协同消费,节约资源,绿色增长。
 
  第五,积极开展分享经济的试点试验。在民生反应较大,需求旺盛又得不到满足的窗口行业,以及推进分享经济有基础、有意愿的地区,突破传统法规限制,积极开展分享经济试点、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