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子沛   南方日报记者 吴伟洪 摄
 

  大数据应用与电子商务之间有怎样的联系?广东怎样通过大数据应用发展电子商务?带着这些问题,本报专访了即将来粤参加首届“广东(国家)电子商务大会”的《大数据:正在到来的数据革命》作者涂子沛。

 
  电子商务交易可拓展到服务领域
 
  南方日报:您在《大数据:正在到来的数据革命》中谈到了很多大数据应用颠覆传统商业模式的例子,请问电子商务与大数据应用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涂子沛:自从电子商务这种新业态出现以后,人类的商业组织第一次出现了全程可记录、可追溯的交易过程。通过电子商务,商家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看到所有有关信息,其中包括交易金额大小、交易的时间,以及客户的所在地、年龄、性别、职业等信息。这些信息能够让商家精确地知道他们的客户是谁、在哪里、正做什么。而在电子商务产生之前,任何商家对其客户都不可能掌握这么多、这么全面的信息。
 
  电子商务累积的大量数据,对企业内部的精细化管理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有了这些记录,企业可以优化内部仓储、物流、定价、运营等各个环节,从而实现控制和降低生产、销售的成本。同时,这些数据帮助企业实现精准营销,例如把销售数据和当地的天气、人口、交通等数据整合起来进行挖掘,就可以发现客户行为与各种外在因素之间的关系和规律,掌握这些规律,可以提高销售量。
 
  此外,电子商务对中国社会而言,还可以帮助解决建设社会信用体系的问题。因为大数据的累计,我们比以前更容易计算、量化个人和组织的信用指数。比如阿里巴巴就在利用这些信用记录来发放贷款。
 
  目前,广东正着手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和市场监管体系,而广东在电子商务交易中产生的大量数据,可以作为建设社会信用体系的依据,这也为广东提供了一条新的解决思路。
 
  南方日报:在前不久结束的“天猫双十一”活动中,广东以销售、消费两项第一拔得头筹,成为名符其实的网购大省。虽然有雄厚的制造业基础和庞大的网络销售消费群体,但广东一直没有出现像阿里巴巴那样的电商龙头。请问,在大数据时代,广东应怎样解决这种电商生态倒挂问题?
 
  涂子沛:广东制造业企业众多,我认为,在新的时代,这些传统制造企业一定要把自己视为IT企业,植入互联网基因,也要信息化,也要上电子商务,未来的企业都将是IT的企业,传统销售渠道会越来越受到限制。
 
  我认为广东可以打造新的平台,开拓新的空间。阿里巴巴已经产生了先入为主的平台效应,但我们的社会也还需要新的电子平台,比方说,建设一个政府和市民互动的平台,这其中也能延伸出不少的电子商务商机。我知道佛山市政府正在着手做一个市民服务融合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市民可以向政府申办相关的事宜、缴纳公用事业的费用、预约体检挂号,甚至订餐,这无疑将衍生出新的商机。此外,我们还要思考,哪些交易是全国性的,哪些交易更适合在本地、本区域内发生,广东应该想办法,把这些交易留在本地,这将成为广东的一个机遇。
 
  同时,我认为电子商务空间可由实物交易拓展到服务交易,广东是个服务业非常发达的地方,要思考怎么把电子商务拓展到服务领域。这就需要新的电子商务模式作为支撑,比如众筹、众包等新的电子商务模式,广东应该加快研究探讨,政府帮忙民间落地。
 
  当前信息技术的发展,已经给很多领域带来了颠覆性的变化。我希望不仅仅是广东,其他地方要把信息化工作、电子商务工作作为“一把手工程”来抓,因为这涉及到职能的重组、商业流程的再造,需要行政力量强有力的支持。
 
  信息化应该成为广东省核心战略
 
  南方日报:4G时代已经到来,信息消费、物联网技术应用、云计算技术应用、大数据应用、“两化融合”等行业和领域或将发生关键性变革。广东已经或者即将出台扶持这些领域成长的政策措施,请问您怎么看待广东对信息化工作的重视?
 
  涂子沛:这是很有必要的。信息化为全球各个领域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比如我们现在常常提起的互联网金融、在线教育、智慧医疗,都颠覆了传统的操作模式。今天回头看,我们从80年代就在提的现代化,很大程度就是信息化。我认为,相比于农业和工业,我们国家的信息化发展水平是与世界发达国家差距最小的。在信息化这个领域,我们完全有可能和发达的国家,例如美国,做得一样好,甚至超越美国。对于广东这样的发达地区,就应该先行先试;信息化应该成为广东省的核心战略。
 
  南方日报:在您即将出版的新书中,有哪些能够启发广东和广东电子商务发展的观点?    涂子沛:我的新书《大数据2》将在春节后出版。我刚才提到,在信息技术的应用层面,我们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其实很小,但就数据而言,中国社会长期以来就缺乏重视、使用的传统,这是我们在大数据时代的一个劣势。我的新书追溯了人类数据文明和数据传统的来龙去脉,并在这个历史进程中不断进行反思和对比,希望推动中国社会建立一种数据文化,这种数据文化,我把它总结为“尊重事实、推崇理性、强调精确”的文化。
 
  除了追溯历史,我还对大数据的未来做了展望。我注意到广东提出要在2020年建成“智慧广东”。这本新书的最后一章,我讲到了智慧城市建设。我认为,大数据将是一个城市的CPU,智慧城市的建设,现在要集中在区域化的信息联动上,即打破原来以条线为基础建设的信息系统,以城市为原位,打通各个条线上的数据,比如公安、医疗、气象、交通等多个系统的数据实现共享和整合。只有通过整合这些数据,城市才能够“智慧”起来。
 
  延伸
 
  推进商业大数据运用
 
  广东是全国率先启动大数据战略的省份。早在今年5月,为加快建设下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大力发展现代信息技术产业体系,全面提升我省信息化发展水平,由省经信委牵头制定的《广东省信息化发展规划纲要(2013-2020年)》正式以省政府名义下发,成为我省第一部信息化规划纲要。
 
  按照该《纲要》,到2020年,全省信息化迈入世界先进水平,基本建成“智慧广东”。建成宽带、泛在、融合、安全的信息基础设施,信息技术自主创新能力和信息产业核心竞争力明显增强,新一代信息技术在经济社会各领域广泛应用,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网络化水平大幅提升,信息化对经济社会发展带动效应更加显著,信息化总体水平再上新台阶。    记者浏览发现,《纲要》中“大数据”一词出现频率颇高。同时,针对大数据的商业化应用和政务大数据应用,《纲要》都作了较为详细的说明。
 
  对企业来说,《纲要》鼓励企业运用大数据开展个性化制造,创新生产管理模式,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企业竞争力。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华南分院院长林紧指出,大数据的本质是从结构性数据向非结构性数据的转变。“对企业来说,大数据是一座金矿。”林紧告诉记者,推进大数据商业化应用,企业能“挖掘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