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年前,计算机也称电脑,作为互联网的一个节点、一个终端,那是异常的珍贵。从一个庞然大物,到可装入口袋,电脑体积越变越小,可容量、能量却越变越大、越变越强。

  从人脑到电脑,这是一次技术进步,单从“脑”的变化来説,还不是革命性的,最多只是一个概念上的创新,因为脑与“脑”之间,还有本质的区别。据説,一个成人的大脑估计有1000亿个神经元之多。

  但是,从电脑到人工智能,在人工智能中引入摸拟人脑的神经网络技术,实现机器的深度学习、自我学习,这是颠覆性的革命。

  有一天,人工智能也许会超越人脑,但超越人脑不是取代人脑,所有的超越都应造福人类,这是我们所期望的、所追求的。

  如果来自于人脑的互联网技术与发明创新,又不被人脑随心所欲的掌控与运用,这不是一件好事,这也是霍金所担心的。

  从人脑到电脑,解放了人脑的计算;从电脑到人工智能,应该是进一步释放人脑的潜能,让人类享受更多美好,在享受美好中发现更多美好。

  相信若干若干年后,无论是电脑,还是城市大脑,人脑仍是最强的。

  翻阅自己刚走出校门时写的一篇关于电脑的文章,惊于时光飞逝,惊于人类的脑洞大开,也惊于互联网的神奇无限,感慨万千。

  附:《漫话电脑》——

  出现“电脑”这个名字不过是近几年的事,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Microcomputer——微型计算机。“电脑”名字是我们的独创“发明”,它准确而形象地说明了电脑的某种涵义,既然冠以“脑”字,可见不简单。

  回顾电脑发展的历史,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百年,但其发展速度之快,却令人惊叹!第一台机械计算机,于1694年由德国数学家莱布尼兹制成,它只能用于加减乘除和求平方根,纯粹是简单的数字计算。它的主要部件是许许多多的机械齿轮,通过齿轮的逆、顺时针转动产生运算。

  在此之前,德国数学家巴斯噶发明了现代计算机的雏形——加减法计算机,它的基础产生于我国唐代天文学家张遂(一行)和梁公瓒在公元725年制造的自动机械天文钟。机械计算机是通过手动进行操作的,远远不如现代的由程序指令控制的计算机,将程序控制引入计算机的是巴贝奇,1833年,巴贝奇设计了一种称之为分析机的由卡片控制的自动计算机,虽然很原始,但已具备了现代计算机所具备的一切。

  1945年,真正的电子计算机诞生。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研制的电子数积分机和计算机是有史以来的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简称ENIAC。用来制造ENIAC的电子元件是电子管,据统计共用了18000多只电子管,其重量达130吨,可占据一间170平方米的大厅,每工作一小时耗电140度,为了散热,还专门配备了一台30吨重冷却装置。设备体积庞大,性能却不很稳定,但终究是宣布了一新事物的诞生。

  单从物理器件的变化来看,计算机的发展就经历了五个时代:电子管——晶体管——集成电路——大规模集成电路——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从体积上看,现在的微型计算机小到可以装进口袋里。因此,许许多多的电器产品,也都采用了微电脑控制,使其性能更加卓越。

  电子计算机的应用,从先前单纯的数值处理转向非数值处理,就是一种质的飞跃,如字母、符号、图形、图像、文字,甚至声音等,都可快速处理。可以说,应用领域几乎拓展到了各行各业、各个角落,大到航天领域,小至家庭生活。电脑是一种舶来品,我国的计算机研究工作正式起步是在1956年。

  现在,我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计算机工业,拥有了一批如“长城”、“浪潮”、“EC”等叫得响的计算机产品。在软件领域,尤其是汉字信息处理方面几乎独领风骚,“五笔字型”、“北大方正”已经打入了世界软件市场。“长城”、“STONE”、浪潮、方正等电脑公司,正以其崭新的面貌,走向拥有IBM、Itenl、Micrsoft、Compaq等巨头的电脑公司行列。

  几年前,还风平浪静的电脑界,现在却被电脑“爱滋病”病毒扰得人心惶惶,谈“病”色变。1988年,美国青年莫里斯因为恶作剧,编制了一个良性的“蠕虫”病毒,搞乱了美国国防部的计算机网络,给美国经济带来了巨大损失,莫里斯因此被告上法庭。

  同年,联邦德国汉诺威大学计算机系24岁的斯佩尔,将自己的计算机系统同美国军方和军工承包商的30台计算机联网,在两年内收集了大量有关美国国防情报的机密,其中包括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迄今为止,像“石头”、“巴基斯坦”、“特洛伊”,“黑色星期五”等计算机病毒,层出不穷,不可胜数。有邪、必有正,反病毒技术也随之而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尽管如此,还是防不胜防。

  现在,使用电脑的人,已越来越多,从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到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甚至于学校的小朋友,都兴起了一般学电脑的热潮。有人说,电脑和外语是现代人不可缺少的二门必修课,此话不无道理。

  (原标题:互联网:从人脑到电脑,从电脑到人工智能;作者:金加和 浙江省政府信息中心副主任)

责任编辑:李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