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灰的墙,成群的牛,贫富差距十分明显是大众普遍对印度的印象。但对于癌症患者而言,这些都不重要,印度有便宜的仿制药,并且能治他们的病,这就足够了,号称“世界的药房”的印度,承载着他们对未来的希望。

  一部《我不是药神》将“印度仿制药代购”摆在公众面前,残忍却又现实。电影中的经典台词,每一句都令人心碎。

  “4万块1瓶,我病了3年,吃了3年,为了买药,房子没了,家人也拖垮了,谁家还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我不想死,我想活着。”——《我不是药神》经典台词

  这句话台词,深深地戳痛了杜红娟(化名)的心。

  她正在为母亲买药的事情犯愁。今年,红娟的母亲确诊得了肝癌,需要服用一款名为“索拉非尼”的药物,然而才吃了2个月,红娟就觉得难以负担。

  60粒*200mg索拉非尼现在1.2万元左右一盒,一个月需要吃两盒,花费将近2.4万元。这对普通家庭的红娟来说,即使把老家的房产卖掉,也只能供母亲吃2、3年的药。

  与其他寻找仿制药的患者一样,当红娟听说印度仿制药价格便宜,又有疗效时,顿时觉得有了希望。在价格方面,与原研药相比,印度仿制药的价格确实有着天然的优势,平均约为原研药的十分之一。

  如此大的价格差异下,自然涌现出一批见利忘义的“逐利”之人。2019年在深圳破获的销售印度仿制假药团伙,涉案金额高达3000万元,失去监管的仿制药很大程度上面临着失效与涉假的“硬伤”。

  很多患者无法甄别仿制药好坏、真伪,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指望着这些药救命,而丧尽天良的不法分子却利用患者的心理,赚着黑心钱。

  如果你真的需要海外抗癌药,一定要寻找正规渠道,切莫贪小便宜吃大亏。

C形象墙.jpg

  绘佳医疗作为全球寻药和跨境医疗服务的领导者,与印度知名制药厂Mylan、Natco、印度阿波罗等大医院、药房都保持着深度合作,为国内患者匹配全球优质医疗资源,减少患者因疾病带来的痛苦,帮助患者降低治疗花销,得到更好的治疗效果。

  规范化的服务流程、专业的医学人员、丰富的团队经验,为患者建立安全、可信、可靠、可行的海外健康咨询服务体系。

  绘佳医疗是全球寻药和跨境医疗服务的领导者,是爱心筹旗下医疗服务品牌,成立5年以来,已累计为60万大病患者提供了大病筹款、出国看病、药房对接、病历翻译、远程咨询等服务,致力于帮助大病家庭改善医疗资金的支付能力和帮助患者降低治疗花销。


责任编辑:小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