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回收已经成为最火热的创业风口。

  7月1日起,上海执行“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新规,个人扔错垃圾最高罚200元。连日来,关于垃圾分类的微信小程序猛增100多个,6月份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用户就在分类垃圾桶上新增消费2.5亿元。

  而来自住建部的消息,预计到2020年,46个重点城市都将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代扔垃圾服务备受追捧,一些快递公司、二手电商及外卖平台,正尝试推出这一新服务项目。

  金沙江资本创始人伍伸俊表示,垃圾分类政策将在人工智能平台、环卫设备、物流运输、处理终端等领域创造新的需求,预计全国垃圾分类市场初期规模接近2000亿元。

  细分市场的头部机遇

  随着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伍伸俊相信未来,AI让垃圾分类更高效精准,甚至还探索出不同商业价值。

  最近,多款类似应用AI技术来进行垃圾分类识别的智能化产品纷纷上线。

  淘宝推出的AI识别垃圾分类功能引起网友广泛关注。截止7月9日,已有超过500万网友通过淘宝AI识别功能来进行垃圾分类。淘宝拍立淘还联动闲鱼对手淘AI识别功能进行了升级,闲鱼将免费上门回收网友识别出来的可回收垃圾。

  淘宝AI识别被称为国内首款垃圾图像识别产品。用户通过手机淘宝首页点击拍立淘或者扫一扫,拍照就可直接识别干垃圾、湿垃圾、可回收垃圾或有害垃圾等。网友感叹,有了智能识别,上海人再也不用犯愁干垃圾、湿垃圾了。

  上海正在试点利用AI技术对垃圾分类的成效进行分析。垃圾在清运过程中倒入集装箱时,中转站里的内置高速拍摄装置会拍摄两千到三千张照片,再依靠AI技术自动识别垃圾种类,如果湿垃圾中混进了塑料瓶,就说明这车垃圾有混装现象,分类不够彻底。

  垃圾分类是一项系统工程,投递、收集、清运、回收、处理、再生等流程环环相扣,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就会影响整体效果。如果没有做好垃圾分类收运,不仅影响末端的垃圾处理效果,也会降低居民进行垃圾分类投放的积极性。而通过AI识别技术,可以大大提高垃圾分类收运的效率,以及末端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能力。

  金沙江资本密切关注的某物联网垃圾分类系统,使用云计算、互联网、移动网络、物联网等技术手段,可以实现分类用户、分类运营商、分类设备之间的无缝链接,培养用户垃圾分类习惯,并产生更多的附加价值和持续迭代价值,为政府解决垃圾分类的难点痛点。

  由于垃圾分拣的难点主要在于识别不同的材料特征并予以归类,程序性很强,相比其他领域,垃圾分类的技术门槛并不很高,金沙江资本人工智能的智能检测、物体识别技术大有可为。相信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优化,不远的将来,智能分拣机器人将会被大规模运用。

  近年来,金沙江资本对人工智能、清洁能源、智慧农业、电动汽车等领域进行了大举投资。目前投资的项目有:容百科技、Aerofarms、波士顿电池、ICONIQ、国新新能源、Protean Electric、知豆电动汽车、菲斯克汽车、阿尔特、台湾立凯磷酸铁锂生产商以及挪宝能源等,有相当的市场资源和融合能力。金沙江资本在北京、香港和硅谷均有办公室,旗下累计管理超过16亿美元与34亿人民币的资金。

  金沙江资本创始人伍伸俊表示,传统环卫企业在垃圾分类服务上的缺失,或许恰好是资本大鳄切入这一产业的机遇。数据显示,垃圾分类指数中包含17家上市公司,例如,中国天楹主要运营环保工程、垃圾处置及焚烧发电、城市环境服务和房屋租赁四个板块,2018年环保工程和垃圾处置及焚烧发电贡献的毛利占利润的比重较高,达到43.36%和41.65%。

  著名浙商、“亚洲经济人物诚信奖”得主陈宇飞认为,垃圾分类下游的市场潜力将逐步释放,垃圾分类发电、有机肥料、生物柴油等都有望得到迅猛发展。

  商业模式的创新挑战

  专家认为,我国当前工业固废存量巨大,但产业发展滞后,综合利用不足。受地域等多重因素影响,我国工业固废和危废处理企业集中度较低,有待提高。

  以上海为例,城市化进程抬高了垃圾处理成本。2015年上海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占比36%,填埋处理超过50%,到2018年这两个数字各占40%。而土地资源稀缺也使得填埋处理难以为继。上海明确提出,到2020年实现80%生活垃圾以焚烧方式处理,直接填埋降低到零。

  毋庸讳言,这两种模式都容易对土壤、地下水、大气和当地生态环境造成影响。其中,高比例的厨余垃圾体量巨大,资源回收利用率基本为零,若要实现高效率、尽可能低成本、环保的焚烧,也必须全面推行前端的垃圾分类。

  然而,垃圾分类的规模化非常耗费资本,本质上是一门慢生意,该行业天生带有政策风险和公益属性,也未必适合互联网巨头争抢流量入口。“互联网+垃圾回收”的创业理念,还存在商业模式、盈利压力、回收流程等各方面的挑战。

  同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杜欢政认为,我国垃圾分类“环环有难点,步步有阻碍”的实际原因,是未建立起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分类利用的全产业链。

  杜欢政表示,从体制上看,生活垃圾的分类处理和利用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到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再利用各个层面,涉及到地方住建、城管、市容、环保、教育等多个行政管理部门。只有所有的环节统一管理、协同配合、有效联动,才能形成一个闭合的垃圾分类处理管理链,真正实现生活垃圾的资源化利用。

  但目前来看,我国很多地方垃圾收费机制、源头减量机制,分类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产生者责任延伸机制、再生产品推广机制等都未有效建立起来,链节间是孤立和碎片化的。

  “垃圾分类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需要系统思考和系统解决。要注重它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注重顶层设计和制度设计。制度设计决定垃圾分类的成败。”杜欢政说。

  金沙江资本伍伸俊表示,引入社会资本对垃圾分类回收处理是大势所趋,能够很大程度的为财政减负。运营企业的赢利来源可以有以下几个方面:财政适当的经费补贴,垃圾生产者的费用支付,资源再回收企业的费用支付,增值服务等费用。

  伍伸俊建议,首先必须有法可依,通过立法以及各项法规政策指导垃圾分类各项工作安排,奖罚分明。其次,垃圾分类工作需要政企结合,政府资金支持,企业运营维护,才能有序建立垃圾分类回收处理平台。第三,要宣传普及垃圾分类的标准及操作规程等知识。而如何更科学地动员全民参与推广普及垃圾分类,也是各大城市亟待解决的问题。

责任编辑:小欧